您当前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梁某凤等人诉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中心支公司、万载县福鸿汽运有限公司等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发布部门:审判管理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4-17   阅读次数:4433


梁某凤等人诉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中心支公司、万载县福鸿汽运有限公司等人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保险车辆经交警部门检验不合格不属于保险免赔事由,保险公司不能据此免责拒赔


 

关键词  

交通事故  车辆检验  商业三者险  免赔事由 

 

裁判要点

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对合同免责条款有争议时,适用“有利解释规则”的前提是按照“通常理解”对合同免责条款予以解释后,仍然有两种以上解释。“通常理解”应是秉承诚实信用原则,根据保险交易目的和保险交易惯例作出的符合保险相对人一般理解能力的理解。由于保险合同没有对“检验不合格”进行明确界定,按照通常理解确有“车辆年检不合格”和“车辆事故检验不合格”两种不同理解,故应适用“有利解释规则”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保险人不能以保险车辆经交警部门检验不合格为由免责拒赔。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

2.《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

3.《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案件索引

一审: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2015)茂南法民三初字第1017号民事判决(2016325日)

二审: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9民终816号民事裁定(201683日)

重审: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2016)粤0902民初3483号民事判决(20171027日)

 

基本案情

20151011日,黄某辉驾驶赣X号重型自卸货车(以下简称保险车辆)途经茂名市茂南区官渡路与光华路交界交通岗由西往东行驶时,与同方向由龚某丽驾驶的二轮摩托车(搭载乘客梁某凤、颜某林、颜某晴)发生碰撞,造成颜某林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梁某凤、龚某丽、颜某晴受伤以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委托鉴定机构对保险车辆进行检验,结论为不合格,遂认定黄某辉驾驶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行驶,驾车在没有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通行,负事故主要责任。

福鸿公司系保险车辆的登记车主,为该车向人寿保险无锡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保险车辆行驶证副证载明年检有效期20156月至20166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第六条第(十)项约定,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机动车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或号牌,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的,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

原告方与福鸿公司认为,保险免责事由“车辆检验不合格”指的是年检不合格。保险车辆是正常年检车辆,事故发生在年检有效期内,虽然事故后经交警部门检验为不合格,但只要车辆年检有效期内,保险公司均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人寿保险无锡公司则认为,事故后保险车辆被交警部门认定为检验不合格,该事由属于保险免责事由“车辆检验不合格”,保险公司无需承担商业三者险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原告梁某凤等人诉被告人寿保险无锡公司、福鸿公司等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于2016325日作出(2015)茂南法民三初字第1017号民事判决,判决人寿保险无锡公司商业三者险免赔,超出交强险部分由福鸿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福鸿公司不服判决,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83日作出(2016)粤09民终816号民事裁定,以原审判决遗漏当事人,程序违法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20171027日,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粤0902民初3483号民事判决,判令人寿保险无锡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方的全部损失合计499233.8元。

宣判后,人寿保险无锡公司服判不上诉,该判决现已生效。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案涉保险合同合法有效。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保险车辆同时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超出交强险部分应由商业三者险予以赔偿。双方当事人争议焦点在于事故时保险车辆是正常年检车辆,但事故后经交警部门委托鉴定机构检验为不合格,该情形是否属于商业三者险免赔事由。商业三者险所附保险条款第六条第(十)项约定,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机动车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或号牌,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的,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当事人对“车辆检验不合格”存在“车辆年检不合格”和“车辆事故检验不合格”两种不同理解。《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保险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通常来说,运行车辆处于动态中,车辆在运行过程中机件发生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已经年检合格的车辆,保险公司以肇事后经检验不合格为理由拒赔,明显加重了投保人的责任。在整个保险合同并无其他任何条款对“检验不合格”进行明确界定的情形下,应适用上述法律条文有关合同条款争议的处理机制,对争议条款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人寿保险无锡公司以保险车辆在事故时检验不合格为由拒绝赔偿,其理由不能成立,对于原告方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的损失,其应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案例注解

保险条款的解释问题,是涉及保险合同纠纷司法实务中经常面对的问题。《合同法》41条“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保险法》30条“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上述法律条文确立了在以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保险合同的情形下,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对合同免责条款有争议时,适用“有利解释规则”的前提是按照“通常理解”对合同免责条款予以解释后,仍然有两种以上解释。因此,何谓“通常理解”是审理案件的关键。

《合同法》第41条是对格式合同条款的一般解释规则,保险合同属于合同的一种,当然也应适用该解释原则。《合同法》第125条第1款则对一般解释规则作了进一步的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因此,通常理解就是按照合同的一般解释规则来解释,只有根据通常理解来解释也无法探究合同目的的时候才适用疑义解释。在审理涉及保险合同纠纷案件中,法院对争议合同条款,应按照保险合同的有关词句、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并以该格式条款能预定适用的特定或不特定对象的平均的合理理解可能性为判断基础,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

    笔者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在于该格式条款中只有保险车辆“检验不合格”则保险公司可免责的规定,但对于检验的机构、检验的标准、检验的方法等均不明确。被保险人与保险公司对“事故后交警部门为确定事故责任对保险车辆进行检验而认定其不合格”是否属于免责条款中的“检验不合格”有两种不同的理解:“检验不合格”中的检验应该指的是年检时行政部门指定检测所的检验;保险公司则认为交警部门委托有关鉴定机构进行的检验就是属于“检验不合格”中检验。就本案格式条款“检验不合格”而言,按照通常理解确仍会产生的两种以上解释,理由在于,第一,“车辆年检不合格”和“车辆事故检验不合格”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车辆年检是由《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按照《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定期进行的安全技术检验。车辆年检的目的在于督促加强汽车的维护保养,确保汽车行驶安全,防止因车辆技术状况不好而造成的交通事故。车辆事故检验是交警部门为确定事故责任进行的证据收集。目前并无法律法规对事故车辆哪些情形下需要进行检验作出明确的规定,公安部的规章《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仅仅是原则规定,因收集证据需要检验的,由交警部门委托有关鉴定机构进行检验。案涉保险条款并无明确约定“检验不合格”中的检验究竟是哪一种形式的检验;第二,本案双方当事人的解释虽均有一定道理,但“检验不合格”条款表述内容过于概括,意思不明确,整个保险条款并无其他条款对其该条款的内涵与外延进行约定。因为车辆“检验”可分为车主自检、4S店的检验、年检时行政部门指定检测所的检验和交警部门委托有关鉴定机构的检验;“不合格”的标准也可分为按生产厂家规定、按4S店规定和按车辆管理部门的规定。

基于以上分析,因保险合同格式条款没有明确界定何为“车辆检验不合格”,该合同条款按照通常理解进行解释会确实仍然会产生两种以上解释,故本案适用不利解释原则对其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于法有据,法院据此判决保险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是正确的。

 


扫一扫阅读

  • 版权所有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 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 办公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九路5号 邮编:525000
  • ICP备案号:粤ICP备171076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