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破坏生产经营罪中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认定
发布部门:审判管理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4-17   阅读次数:4478


破坏生产经营罪中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认定

——何德伟等5人破坏生产经营案


    关键词

    破坏生产经营  生产经营活动  安全生产

    裁判要点

    被告人何德伟、杨许文、杨新文、杨亚先、龙寿明谋求个人利益,为达到阻止电白县紫樱花石业有限公司生产经营的目的,纠集多人在公共道路上拦截电白县紫樱花石业有限公司运输车辆,进入生产场所矿区阻扰挖掘机械正常作业,辱骂、恐吓施工人员,破坏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87540元,侵犯了企业生产经营的正常活动和经济利益,其行为均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

    案件索引

    一审: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法院(2017)粤0904刑初272号刑事判决书(2017612日)

    二审: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9刑终272号刑事裁定书(20171221日)

    基本案情

    2008314日,电白县紫樱花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樱花石业公司)成立,经营范围为露天开采、销售建筑用花岗石。2009年,紫樱花石业公司通过公开出让竞得流坑岭花岗岩石的开采权,取得《采矿许可证》(期限至2019820日)。2010917日,广东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发给紫樱花石业公司《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至2013916日)。2012年至2014年间,由于紫樱花石业公司股东意见分歧,石场停产。

    2015年,紫樱花石业公司向茂名市电白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出申请《安全生产许可证》延期。茂名市电白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经现场核查符合发证条件,但由于周边部分村民以石场污染农田、偷挖稀土、偷伐林木、影响农作物为由多次上访,为维稳暂缓受理紫樱花石业公司的申请,至案发未为紫樱花石业公司延续《安全生产许可证》。

    201668日,紫樱花石业公司雇佣汽车将岩砂运出矿区用于铺填道路,准备复产。被告人何德伟等5人组织三十名村民到石场矿区几百米外荔枝园路段,拦截运输车辆,阻止车辆通行,迫使紫樱花石业公司停止施工。

    2016614日,紫樱花石业公司再度开工,被告人何德伟等5人又组织三十多名村民在同一路段拦截运输车辆,致紫樱花石业公司无法动工。

    在两次的阻挠现场,被告人何德伟、杨许文、杨新文、杨亚先、龙寿明等人不顾政府工作人员的劝解,煽动和率领其他村民拦截车辆,辱骂、恐吓紫樱花石业公司司机和工作人员,强行进入矿区制止挖掘机正常作业,致使紫樱花石业公司雇佣的多辆运输车辆在现场停泊数小时之久,迫使装载有岩砂的车辆就地卸载后才准予驶离。被告人何德伟、杨许文、杨新文、杨亚先、龙寿明等人的阻挠,导致紫樱花石业公司无法正常生产,造成挖掘机、运输车辆、工人窝工和岩砂损失。经茂名市盈恒信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事务所评估,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87540元。

   裁判结果

    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何德伟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二、被告人杨许文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三、被告人杨新文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四、被告人杨亚先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五、被告人龙寿明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何德伟等五被告人持原审辩解提起上诉。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紫樱花石业公司依法成立并取得《采矿许可证》,其在具备相应资质以及安全生产条件的情况下施工作业,将岩砂运出用于铺设道路,为全面复产做准备的生产经营行为并不违法。2015年,紫樱花石业公司向茂名市电白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申请延期《安全生产许可证》,经现场核查符合延续条件,为配合政府处置村民上访维稳工作,安监部门没有延期,对此紫樱花石业公司没有过错。茂名市电白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报告证实未发现紫樱花石业公司有违反安全生产的行为。紫樱花石业公司的合法财产以及上述生产经营行为应受法律保护。被告人何德伟、杨许文、杨新文、杨亚先、龙寿明两次组织三十多名村民拦截运输车辆等行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7540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紫樱花石业公司在复产中未建设环境保护设施,未取得《排污许可证》及未经批准占有耕地生产等违法问题,应由职能部门依法处理,不能以此而全盘否定紫樱花石业公司的合法生产经营权利,也不能以此作为阻扰紫樱花石业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的抗辩理由。被告人何德伟及辩护人、杨许文及辩护人、杨新文及辩护人、杨亚先及辩护人辩解不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辩护意见理由不足,不予采纳。被告人何德伟、杨许文、杨新文、杨亚先、龙寿明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同属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和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案例注解

    本案的评估报告书初步证明了侵害事实的发生,有具体的被害人,辨认笔录、阻扰施工现场照片、证人证言等证据指向本案五被告人是导致损失发生的主要责任人员。而本案的被告人及辩护人庭审中以紫樱花石业公司的《安全生产证》过期为由,认为被告人所干预的是非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没有破坏生产经营的主观故意,没有严重社会危害性,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本案的关键问题在于解决紫樱花石业公司在《安全生产许可证》到期后未获得延期的情况下进行生产经营是否属于法律所保护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依照我国《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第九条规定,“企业在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内,严格遵守有关安全生产的法律法规,未发生死亡事故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时,经原安全生产许可证颁发管理机关同意,不再审查,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延期3年。”第二十条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满未办理延期手续,继续进行生产的,责令停止生产,限期补办延期手续,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仍不办理延期手续,继续进行生产的,依照本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处罚。”可见企业的《安全生产许可证》到期后只要符合条件申请延期的是应当准许的,如果到期后继续生产的,没收违法所得。这里的“没收违法所得”是否意味着未办理延期手续继续生产就是非法经营而不受法律保护呢?笔者认为,首先要看继续生产涉及的内容,例如本案紫樱花石业公司是主营采矿的,继续生产应当指继续开采矿产,而不应指公司的其他正常营运的活动。其次,一般的继续生产只是违反行政法规,不涉及犯罪层面,这个时候有违法所得的予以没收,但这个企业整体上仍然处于法律保护之下,任何人包括行政机关都不能随意侵害企业的财产,即使企业有违法行为,对其处罚也必须依法进行。

    紫樱花石业公司在《安全生产许可证》到期后经申请延期但尚未获得行政许可延期的情况下,将石场矿区内的岩砂运出用于铺设道路,为全面复产做准备(实际上还没有进行开采矿产资源的活动)。虽然紫樱花石业公司在复产中存在手续不够完善的地方,行政机关查明事实后可依法处以行政处罚,但在行为性质上紫樱花石业公司没有违反“安全生产”的行为,也并非严重违背法律秩序和严重反社会性,更没有严重的犯罪活动,其生产经营行为及合法财产应受法律保护,这意味着任何人均不可肆意对其予以破坏。

   破坏生产经营罪侵犯的客体是具体经营单位的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五名被告人主观上具有迫使石场停止施工的故意与目的,客观上实施阻拦运输车辆、阻扰挖掘机械正常作业,辱骂、恐吓施工人员,破坏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且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7540元,其行为均符合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构成要件,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的规定,破坏生产经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目前我国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没有对上述“情节严重”的情形做出规定。本案经评估鉴定直接经济损失87540元,评估公司是依据被害人紫樱花石业公司提供的损失情况资料进行评估的,即是评估结论的客观真实性依赖于被害人提供的资料,在被告人及辩护人对评估结果有异议的情况下,定罪量刑时不得不谨慎对待。本案在采纳经核查的评估报告结论的同时,结合五被告人阻扰施工的客观情况以及被害人紫樱花石业公司工人停工、机器窝工的实际情况予以五被告人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从轻处罚,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和刑事司法的公平性。

 



  

扫一扫阅读

  • 版权所有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 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 办公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九路5号 邮编:525000
  • ICP备案号:粤ICP备171076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