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黎文强诉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高州市 林业局汽车队等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发布部门:审判管理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4-17   阅读次数:6074


黎文强诉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高州市

林业局汽车队等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如何认定侵权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害


 

    关键词

    财产损害赔偿  侵权损失的计算  合理停运损失

    裁判要点

    被侵权人请求侵权人赔偿因侵权行为造成的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法院应该予以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坏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

    案件索引

    一审:广东省高州市人民法院(2014)茂高法民一初字第414号(201689日);

    二审: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9民终1581号民事判决书(2017313日)。

    基本案情

    原告黎文强诉称,20147336分,位于高州市工业大道25号的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发生火灾,火灾烧毁了修配厂临时搭建的钢架结构建筑一栋,附近停放车辆11辆及部分设备,过火面积为480平方米。经高州市公安局消防大队调查作出高公消火认字第[2014]0001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时间为201473240分许,起火部位为市健鸿汽车修配厂45号铺头位置,起火原因系该汽车修配厂电气线路故障,电热作用引燃第四、第五间铺位附近的可燃物蔓延成灾。而修配厂的线路属于高州市林业局下属单位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及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所有,由于上述单位没有对本次引起火灾线路进行维护的义务,导致本次火灾事故的发生,而高州市林业局作为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的开办人,其三被告应依法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本次火灾致原告的桂K28326号重型自卸货车一辆,损失金额约为130000元(实际损失金额以实际鉴定的损失金额为准),另原告的车辆属于营业运输车辆,事故造成原告的车辆无法从事营业运输,造成停运损失,暂从201473日起计至2014103日(以后发生的另行计算)的停运损失为36000元(实际损失金额以评估鉴定的损失金额为准)。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赔偿问题,被告相互推卸责任。为此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1、判决三被告以及追加的高州市林业贸易公司连带赔偿原告黎文强经济损失共计198000元,经申请评估为199573元,现将金额变更为199573元。2、判决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黎文强停运损失共计30000元,经鉴定为20127元,现变更20127元。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另外要求林业局作为林业汽车队的开设单位,作为林业贸易公司,其对本案起火的商铺及土地出租并作为管理使用,没有设置安全供电线路致火灾事故发生,其应对本次火灾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不要求被告马桂斌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高州市林业贸易公司共同答辩称:1、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发生火灾,经高州市公安局消防大队调查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部位为健鸿汽车厂第45间铺头位置,起火原因系该汽车厂电气线路故障,电热作用引燃第45间铺位附近的可燃物蔓延成灾。该铺位的承租人是马桂斌,应由该铺位的经营人马桂斌承担火灾事故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2、健鸿汽车修配厂是车间承租人经营汽车修配业务时使用的名义。火灾涉案车间共有十一间,该车间是林业局汽车队于1998年在207国道拆迁旧厂房后,利用闲置的土地搭建的钢架房屋。2010年该车队将车间房屋及场地出租给周荣业等人。租户在2012年前经营汽车修配业务时使用林业局汽车队的牌子。2012年之后林业局汽车队的修配经营权期满终止。林业局汽车队下岗职工黄健以个人投资的名义这十一间铺办理了健鸿汽车修配厂的营业执照。健鸿汽车修配厂是这十一间铺在经营汽车修配业务时共同使用的名义。如果要追究健鸿汽车修配厂的法律责任,便要追究这十一间铺的责任。法院应追加这些铺的实际经营人即本案第三人,以查明事实,分清责任。3、健鸿汽车修配厂的各车间内的电线及电器设备是各个承租铺主自己出资安装的。林业局汽车队对车间内的电线和电器设备没有所有权及管理权。林业局汽车队对这次因第45间铺内电气电热作用引燃的火灾事故没有责任。综上所述,这十一个车间的涉案铺主是健鸿汽车修配厂的实际经营人。本案火灾事故是第45间铺电气电热作用引燃的,应追究该铺经营人的法律和赔偿责任。至于实际数额由法院依法确定。

    被告高州市林业局答辩称:我方既不是汽车修配厂的所有人及管理者,更不是实际经营者,火灾所造成的损失与我方无关,应由法院认定由相关人员承担责任,我方不应承担本次事故责任。

    被告马桂斌答辩称:本次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是201473日,起火原因是起火部位为市健鸿汽车修配厂45号铺头位置,起火原因系该汽车修配厂电气线路故障,电热作用引燃第四、第五间铺位附近的可燃物蔓延成灾。引起本次事故的线路是汽车修配厂的线路,该电线线路的所有人及维护人是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是管理人,电线线路故障引起火灾,责任在于线路的所有人及管理人,我是铺位的承租人,对于电线线路没有维护的义务,我的铺位也被烧毁,也是受害者,损失重大,我方已提起相关损失诉讼。我被追加为被告没有法律依据,原告没有要求我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对我方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邱建权、黄德强、周荣业答辩称:1、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汽车修配厂申请追加我方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没有法律依据;2、我方与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仅是房屋租赁关系,原铺位的电线线路属出租方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所有,出租人应负有维护电线线路安全的义务,对于电线线路我们没有保障安全的义务。3、火灾造成原告的损失与我们无关,我们不应承担赔偿损失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我们的诉讼请求。我们的铺位也被烧毁,损失惨重,也是受害者。

    法院经审理查明:高州市林业贸易公司位于高州市工业大道25号的土地及房屋,由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使用,经营汽车修理及汽车运输业务,该车队是高州市林业局申请成立的,于19811225日经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经营货物运输汽车修理业务,该车队年检有效期至201531日止。

    黄健(乙方)于2011630日与高州市林业贸易公司(甲方)签订《承包合同》,主要内容:为了调动单位干部、职工积极性,解决职工就业问题,提高经济基础效益,实行乙方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单位协作管理,经双方协商,签订如下合同:(一)承包期限:从201171日至2016731日止,共五年。(二)承包地点:位于二0七国道公路旁以东面的空地约186.5平方米,由黄健搭建星铁瓦,铁柱简易工棚。(三)、承包费:乙方每月承包管理费为2000元。(四)、乙方在承包期内,允许经营汽车修理,经营承包期间的水电费及损耗分摊由乙方负责。黄健以个人名义于2011721日成立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领取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及方式:二类汽车站维修,营业期限从2011721日至长期。修配厂分为十一间铺位,各承租户为邓建平、邱建权、马桂斌、黄德强、周荣业,都共同使用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的名义向外承揽修理业务。黄健负责管理并收取铺租及水电费再缴交给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

    承租人邱建权、黄德强、周荣业、邓建平、马桂斌于2010128日与高州市林业汽车队修配厂(属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签订《承包经营合同》,邓建平经营第1间铺位,邱建权经营第23间铺位,马桂斌经营第45间铺位,黄德强经营第67间铺位,周荣业经营承包第1011间铺位。合同主要条款:一、甲方把自己享有经营承包权的车队修理厂及业务承包给乙方经营,甲方原有的业务印章不交给乙方,但协助乙方申请启用新的业务印章。二、承包期从201011日起至20121231日止。三、乙方使用甲方的厂房、车间的租金每月每间800元,共1600元,在当月三十日前付清。四、甲方在现有车间前面建造新车间,从南向北约(长40米、宽13米),在基建期间对乙方的经营造成影响甲方不负责。待建成投产新车间后,如果乙方需要,在同等的条件下下,甲方可优先出租给乙方。各修理业主每月向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缴交租金及水电费。

    火灾经过及原因:20147336分,位于高州市工业大道25号的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发生火灾,火灾烧毁了修配厂临时搭建的钢架结构建筑一栋,附近停放维修车辆11辆及部分设备被烧,原告的桂K28326号重型自卸货车也被燃烧,过火面积为480平方米。事故经高州市公安局消防大队调查,于201484日作出高公消火认字第[2014]0001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时间为201473240分许,起火部位为市健鸿汽车修配厂45号铺头位置,起火原因系该汽车修配厂电气线路故障,电热作用引燃第四、第五间铺位附近的可燃物蔓延成灾。

    另查明:李沛强是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原车主,201471日李沛强将车放在修配厂作板金维修,73日发生火灾,该汽车被烧毁。经协商,原告黎文强及邱建权、王建明、吴国平共赔偿了198000元给第三人李沛强,并签订了购车合同。事后,邱建权、王建明、吴国平同意放弃不作为原告参与本案诉讼,全部权利由原告行使。对于原告的损失,经茂名市立信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作出的茂立信评字〔2015〕第015号资产评估报告,确定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因火灾造成的损失价值为199573元,201473日至103日的停运损失(折旧、司机工资及保险费)为20127元。

    本次火灾事故致原告黎文强的桂K28326号重型自卸货车被火烧毁后,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赔偿问题,被告相互推卸责任。为此特向法院起诉。

    裁判结果

    广东省高州市人民法院于201689日作出(2014)茂高法民一初字第414号民事判决:一、被告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于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赔偿原告黎文强的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损失人民币99786.5元。二、被告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赔偿原告黎文强的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损失人民币49893.25元。三、驳回原告黎文强要求被告高州市林业局、高州市林业贸易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宣判后,黎文强、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提出上诉。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313作出(2016)粤09民终1581号民事判决:一、维持原判。即“一、被告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于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赔偿原告黎文强的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损失人民币99786.5元。二、被告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赔偿原告黎文强的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损失人民币49893.25元。三、驳回原告黎文强要求被告高州市林业局、高州市林业贸易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二、判决上诉人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于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赔偿上诉人黎文强的货车停运损失人民币3354.5元;三、判决上诉人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赔偿上诉人黎文强货车停运损失人民币1677.25元。

    裁判理由

    法院的生效判决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一是民事赔偿责任划分问题;二是应否计算汽车合理停运损失。关于第一个问题,一审判决根据火灾事故原因及各当事人过错责任程度,适当的区分各主体的民事责任,并无不当。因电气线路属出租方所有,其负有维护责任。故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认为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由于各被告并非共同实施侵权行为,依法无需承担连带责任。关于合理停运损失应否计算问题。因该车是在维修期间受损报废,一审法院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以重置价判全赔;但却未依法计赔停运损失。对此,本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坏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因道路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鉴于该车属营运车辆,重置期间造成无法营运的合理停运损失理应得到赔偿。故上诉人黎文强要求计算合理停运损失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纳;但停运损失应以重置期间计算为宜。考虑到该车报废,重置车辆上路营运准备约需一个月时间。本院考虑一审委托的司法鉴定三个月停运损失20127元为计算标准,按一个月计算(20127元÷3=6709/月),即停运一个月损失为6709元。根据高州市林业局汽车队占50%责任计算(6709元×50%=3354.5元),其应赔偿黎文强货车停运损失为3354.5元;高州市健鸿汽车修配厂占25%责任计算(6709元×25%=1677.25元),其应赔偿黎文强货车停运损失为1677.25元。

    案例注解

    本案中涉及财产损害赔偿案件造成的财产损失如何认定的问题。关于财产损失的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可见,现有的法律法规对于如何认定财产损害,不甚明确。因而在司法实务中,如何认定侵权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害,存在一定的分歧。本案例旨在从如何认定侵权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害进行分析探讨,希望能提供有益的参考。

    一、关于财产损害的理解

    通说认为,财产损害是指因为侵害权利人的财产、人身而造成受害人经济上的损失。财产损害可以分为直接损失、间接损失以及纯经济利益的损失。直接损失又称为积极损失、实际损失,是指既得利益的丧失或者现有财产的减损,即本不该减少的减少了。本案中,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因火灾造成车损的价值就是直接损失,属于理应赔偿的范畴。间接损失又称消极损失,是指可得利益的损失,即未来财产的减少,即该得到的没有得到;此种损失虽然不是现实利益的损失,但损失的利益是可以得到的,而非虚构的、臆想的;如果没有侵权行为的发生,受害人可以得到该利益。本案中,桂K28326重型自卸货车属于营运车辆,由于遭受火灾无法正常营运,车辆报废、重置车辆上路营运准备约需一个月时间,该合理期间内的营运损失就是属于间接损失,也即可得利益的损失。如果该车辆正常营运,可以明确获得一定的经济利益。此外,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坏赔偿司法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也可以印证到被侵权的营运车辆的合理停运损失应该认定为财产损害的范畴。纯经济利益的损失,是指侵害他人合法利益造成的损失。纯经济利益的损失因为是侵犯合法利益、而并非直接侵害财产权利或者人身权利所致,故而在利益衡量上存在差异;纯经济利益的损失具有不确定性,涉及者不仅人数众多,往往数量巨大。究竟侵犯哪些利益造成的损失可以算作纯经济利益的损失,是侵权法面临的难题。

    二、关于《侵权责任法》立法宗旨的理解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一条规定:“为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明确侵权责任,预防并制裁侵权行为,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制定本法。”这条规定了《侵权责任法》的立法宗旨。与重在对犯罪行为进行惩罚的《刑法》不同,《侵权责任法》强调损害填补或补偿功能。其主要目的是在于对受到侵害的民事权益进行保护,旨在使其得以补救和修复,在侵权责任的承担上表现出以损害范围为限的特征。尽管在少数类型的侵权案件中,《侵权责任法》也规定了对侵权人予以一定程度的惩罚(“惩罚性赔偿”),但就整个《侵权责任法》而言,这只是例外。对于不法行为人是否进行惩罚和进行何种程度的惩罚,主要是刑法和行政法的任务,而不是《侵权责任法》的任务。因此,对于侵权行为导致的财产损害,法院往往只认定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而不认定纯经济利益的损失。也是要把财产损害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避免理解过于宽泛,导致赔偿范围的无限扩大。

    综合学术界关于财产损害的通说和《侵权责任法》的立法宗旨,在司法实践中,被侵权人请求侵权人赔偿因侵权行为造成的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法院应该予以支持。

 


 

 

 

 

 

 

 

 

 

 

扫一扫阅读

  • 版权所有 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 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 办公地址:广东省茂名市油城九路5号 邮编:525000
  • ICP备案号:粤ICP备17107633号